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教师节表彰大会讲话

2019年04月26日 14:35

    这位作者感觉很郁闷,在自己的博客上以激愤的言辞表达着对高考试题质疑。我能理解这种作品“被阅读”的迷惑。事实上,我以前也曾在网上发现几篇自己的散文被做成中考题和高考题,我也曾将之贴在自己博客上。不过,我没有这位作者那么激愤。因为我曾经做过多年高中语文教师,早就习惯这种阅读题作为考试工具时出现的文化偏失。

    策略2:复读生活规律化,提高生活满意度

    在新中国成立至1978年的近30年时间里,中小学语文教学一直在政治漩涡中起伏沉浮。折腾来、折腾去的结果如何呢?吕叔湘先生一言以蔽之:“少、慢、差、废”。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经历过“十年浩劫”的一代语文教师,他们倍加珍惜新时期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整体氛围,倍加珍惜自由而开放的学术风气,自觉地以“语文工具论”思想拨开语文教育政治化的云翳。十余年间,中小学语文课堂教学改革可谓千帆竞发,浪涌波推。特定的时势造就了新时期以来第一代语文名师。其中,产生深远影响的中学语文名师有于漪、钱梦龙、欧阳黛娜、洪镇涛、宁鸿彬、章熊、潘凤湘、张孝纯、黎见明、程日亮,等等。在众多名师中,若论课堂教学艺术,于漪、钱梦龙堪称划时代的重要人物。在小学语文教学园地,则出现了霍懋征、李吉林、斯霞、丁有宽、贾志敏、支玉恒、于永正等一批名师。

    “这实际上反映的是社会形态。我们都知道要落实素质教育,但应试教育是决定命运的关键。我认为这种状态如果不走出来,生态恶化还要继续。”叶澜教授忧心忡忡。

    网友“霍青桐”: 在学校安监控系统吧

    教育的错位:“改变命运”,却破坏了人格

    弃考原因三:学习成绩跟不上

    1977年,高考恢复后,“状元”一词又悄然出现,但人们并不以为意,直到上世纪90年代,“状元热”初现端倪,甚至出现了“状元经济”一说,学校热捧、媒体热炒、商家热追,把一个个小“状元”推到了前台。

    政治差错

    在80年代中期广有影响的“文化热”中,以中国文化取向为主的“中国文化书院”系列丛书和以科学主义取向为主的“走向未来丛书”、以及以现代主义取向为主的“文化:中国与世界”丛书,并列为当时的三大文化思潮。正是“中国文化书院”系列丛书在中国文化沉寂了三十多年后,初步表露了对中国文化的“温情与敬意”,吹响了中国文化复苏的号角。1984年中国孔子基金会成立,1986年《孔子研究》杂志的创办,为儒家思想的研究提供了重要条件和阵地。

    改革的复杂性在这件事上显露无遗。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第二天中午,在记者的电话采访中,他又说:“昨晚我一夜未眠,一直在想:摆脱中国教育的现实危机,最最迫切的,也许还不是我在‘反思’里提到的那些问题与建议,而是必须尽快解决全民‘集体失望’现象,树立‘国家教育价值观’”。

    下午评到一包较好的作文,看来这一批考生整体上有较为丰厚的阅读底蕴,平时作文训练得法,卷面也非常干净(昨天批到的第一包作文,卷面非常糟糕)。忽然想起,参加阅卷之前,我曾和一同来的袁谋俊老师说笑,在江苏评卷的时候,评出一篇满分作文,并得到确认,评卷老师可以得到100元的奖励,不管广东有没有这个政策,我一定争取评出一篇满分作文,也算不虚此行。他笑我,你有这个心,还得考生有这个水平。想到这里,我对这一包作文看得格外仔细。但是,一包差不多评完了,一类卷倒是有几篇,只是与我想象中的满分还有较大的距离。然而,“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就在下午评卷临近结束的时候,一篇优秀作文跃入我的眼帘,这个考生紧扣“常识”,以“无甚高论,只是常识”为题,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题好一半文,此言不虚啊!)文章开头引用了公共知识分子梁文道的新书《常识》封面上的一段话:“本书所集,卑之无甚高论,多为常识而已。若觉可怪,是因为此乃一个常识稀缺的时代。”充分显示了自己的阅读视野,其思考问题的高度非一般考生可比,文章的观点具有非常强的现实针对性。接下来两段列举三鹿集团的倒下和某些房地产商的罔顾居民权益两个典型事例,并引用了卢梭《社会契约论》的名言“天赋人权”,分析当今部分企业和官员“常识”缺失的现状。第四段分别列举文化、环保、体育、社会公德等领域的“常识”缺失现状。文章剖析由点到面,入木三分,表现了对社会的高度关注和强烈的责任意识。笔锋犀利,语言富有张力。结构严谨,首尾呼应,第三、四段结尾以相同句式收束,颇见匠心。只是美中不足,有两处笔误。我想给这篇文章打60分,但组长先前有言,打60分必须逐级上报,于是请组长过来帮忙把关。他反复地看了几遍,还是建议打58分。也许组长是认为有那两处笔误吧?这样想着,于是在“表达”项扣了1分,打了59分。按规定,这样的文章是要经过大组复核的。结束前,我又找了组长,阐明了自己的意见,争取打60分,他表示,明天请示大组再作定论。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促使我对中国的教育和科研有了更多的思索。一是高锟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一是温总理《百年大计 教师为本》的讲话。这篇讲话我读得很仔细,敬佩总理的直率和坦诚。

    自缘身在最高层。

    “浴血奋斗”号彩车缓缓驶过天安门,十八名平均年龄超过八十岁的老将军、老战士齐刷刷行军礼。他们身着旧式军装、佩戴军功章纪念章,绝大多数人参加过解放战争,部分人参加过抗日战争。最年长的老兵、八十六岁高龄的封绩,曾在开国大典上骑白马接受毛主席检阅。姜志增少将和作为大学生代表参阅的外孙女朱姜同在一个方阵。当外公接受民众欢呼时,外孙女在彩车边舞动花环。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呜。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聂江从小看着葛村的两块匾长大,但他没有如前人一样走上读书之路,他选择的是当兵,“我们那个班,整个班只考上一个人。我的成绩一般,觉得考不上好学校,所以高二就去当兵了,当了两年兵退伍。”退伍后,他在派出所当过治安员、到公司当过保安。

    但对小学生绝不打高分

    钱:其实我们是根本一致的。

    (四)写作

    在自上而下的推动中,各地教育领域的重大举措不断出台:上海市教委通过政府买单、委托民办教育机构招收农民工子女入学;广西柳州市投入3000多万元,为近10万名贫困学生送去“免费午餐”;江苏省从2010年起,为所有残疾学生提供高中阶段免费教育……各级政府和教育部门正在以创新的思路,满足民众最迫切的需求。

    “氾”、“仝”、“谿”、“缐”、“甯”,这些字曾被视为“泛”、“同”、“溪”、“线”、“宁”的异体字或繁体字;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它们其实原本也是姓氏。出于对家族传统的尊重,在此次制定的《通用规范汉字表》中,这些汉字首次以姓氏用字的身份,被保留在三级字表中。

AK数字彩票手机版    大赛开幕式由组委会副主任、语文报社副社长赵建功主持。陕西省教育厅副厅长吕明凯,本届大赛组委会主任、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苏立康,本届大赛组委会和评委会主任、语文报社社长兼总编辑蔡智敏,陕西师范大学教育传媒集团总经理高经纬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陕西省教育厅基教处处长王林生,陕西省教科所书记李振东等领导和专家也出席了开幕式。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呜。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2009年06月13日10:04 来源:扬子晚报  

    晶报:中国人都有国家“长治久安”的愿望,儒学能否为此提供思想资源?

    不能用一把尺子量所有的人

    我去台湾的愿望依旧是那么强烈,因为我认为中华民族5000年的文化,具有强大的震撼力和凝聚力,不要因为50年的政治而丢掉5000年的文化。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一起又一起的侵害学生的恶性案件相继发生,我们不难想象,学生家长将是多么的惶恐不安?血案将在学生幼小纯洁的心灵中埋下怎样的种子?作为家长,作为父母,作为老师,作为社会上每一个有良知的成年人,我们该怎样面对孩子们恐惧的眼神?

    在各种振聋发聩的诘问中,3年来的中国文学似乎“好转”,一个特殊现象是,鲁迅文学奖、矛盾文学奖持续在读者中间掀起热浪,获奖作品因此走红。但北大教授、文学评论家张颐武无奈地说,“正因为文学的日益边缘,才使大奖成为人们关注文学的理由。这正是中国当代文学的可悲之处。”

    文化是一种升华的东西,绝对不是那些表面文章

    而更普遍的政治差错是将港、澳、台与国家并列。“中国对美国、欧共体和香港的贸易顺差逐年增长”,“黑帮老大霍青松……是中、港两地警方极力想缉拿归案的走私红油大亨”,“在14家银行中,有6家是在国内和香港两地上市”,这些例子都出现在2008年的刊物当中。还有一本刊物则写道:“从大洋彼岸的美国、南非、英国,到亚洲的台湾、澳门、日本、新加坡,ED Hardy的店铺分布全球。”简单的一句话,既有知识差错(将南非和英国拽到了太平洋岸边),又有政治差错(将台湾和澳门提升为国家),差错之集中,令人吃惊。

    有一次作文课,陈老师留了作文题目,然后讲了关于这个题目的破题法和有关的一些素材;我记得当时我就按他传授的方法写了短短的一篇小议论文。第二天的作文讲评课,陈老师首先读了我们班长郑建坡的一篇文章,听了以后,我觉得中心明确,言之有据,且大气磅礴;然后又读了我的那篇小短文,当时我低着头,心想可能是拿我的丑去衬托他的美吧。读完之后,陈老师问:"写得好不好?"同学们说:"好!"又问:"哪一篇好?""都好!"其实当时只有我一个说第一篇好,实际上我心里也确实认为班长的作文堪称大作,而我的文章和他的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但也许是同学们给我面子,并没有否定我的文章,陈老师顺着同学们意见(我个人当时就是这样认为的),分析了这两篇文章的成功之处,自此之后,我和班长一样,成了同学们心中的"作文大师兄",同学们有什么写作上的问题都和和们交流探讨,说实在的,我在写作上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那次的作文讲评也许是阴差阳错的造就了我当时在同学们心中的地位。但是,在同学们和我交流探讨的时候,我却从中获益匪浅,逐渐对作文有了浓厚的兴趣,对素材的把握也慢慢地得心应手,从而在高考时语文得了全校的第一名。

    1956年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委员,曾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兼外国语言文学评议组组长、第二届中国语言学会会长、中国外语教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名誉会长、第6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常务委员、《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委员和《语言文字卷》编辑委员会主任等等。其学术成就最突出地表现在对中世纪印欧语言的研究上颇多建树。主要著作有:《〈大事〉偈颂中限定动词的变位》(1941年,系统总结了小乘佛教律典《大事》偈颂所用混合梵语中动词的各种形态调整)、《中世印度语言中语尾-am向-o和-u的转化》(1944年,发现并证明了语尾-am向-o和-u的转化是中世印度西北方言健陀罗语的特点之一)、《原始佛教的语言问题》(1985年)(论证了原始佛典的存在、阐明了原始佛教的语言政策、考证了佛教混合梵语的历史起源和特点等)、《〈福力太子因缘经〉的吐火罗语本的诸异本》(1943年)(开创了一种成功的语义研究方法)、《印度古代语言论集》(1982年)等。作为文学翻译家,他的译著主要有:《沙恭达罗》(1956年)、《五卷书》(1959年)、《优哩婆湿》(1959年)、《罗摩衍那》(7卷,1980~1984年)、《安娜·西格斯短篇小说集》等。作为作家,他的作品主要有《天竺心影》(1980年)、《朗润集》(1981年)、《季羡林散文集》(1987年)、《牛棚杂忆》等。

    其实,很多网瘾少年正是。因为得不到有效引导,才会成瘾。因此,关键问题在于引导,而不在于“隔离”。对于将网络游戏引入小学教材,我们要肯定其属于正面引导,而不是纵容,当然在做法上,还有许多须思考的问题,比如,所选网络游戏,是否健康,积极向上,是否体现了团队互助协作的精神?在引导孩子认识这个网络游戏的同时,是否还须强调培养孩子的自制力?这些,才是更值得我们思考的建设性问题。

   这件事虽已平息,然而余波四起,在坊间引发了因公权滥用而起的“被时代”的热议。

    二、这个时代的精神丰富甚或混沌,我们的目光要健全,要有自己的信念,坚信有爱,有温暖,有光明,而不要笔走偏锋,只写黑暗的,丑恶的,要写出冷漠中的温暖,恶狠中的柔软,毁灭中的希望,身处污泥盼有莲花,沦为地狱向往天堂。人不单在物质中活着,活着需要一种精神。神永远在天空中星云中江河中大地中,神照耀着我们,人类才生生不息,中国人生活得可能不自在,西方人生活得也可能不自在,人类的生存任何时候都存在着物质和精神的困境,而重要的是在困境中突破。

    与“一考定终身”的传统高考不同,新课改高考将把学业水平测试或综合性评价同样列为高校录取的参考依据。然而,这种变革程度能有多大,如何处理好高考与高中新课程改革的关系,从课程改革第一天实施起至今,就成为了社会公众密切关注的话题。

    丘成桐说,美国的本科生是非常用功的,哈佛大学的本科生念书很多念到晚上12点才睡觉,花很多时间在学习上,上课的时候提问非常踊跃。哈佛的老师大多是某一领域的顶尖专家,学术水平非常高,所以能够讲清楚学科的方向。清华学生有个好处,就是特别用功。一个人的学习环境很重要。假如你的同辈或者你班上的同学,有一个人很用功,在学术上有出色表现的话,你会受到感染,觉得兴奋,学习也会学得比较起劲;如果老师是比较一流的大师,你学习也会比较勤奋,这都有关系的。

    孙云晓:是的,虽然我们目前难脱应试教育之窠臼,但是应该看到全社会在素质教育上已达成了共识,素质教育已成为国家教育的主体思想和努力方向。

    孙绍振:首先要弄清是什么东西妨碍学生作深刻的观察。许多强调观察的文章都忘了心理学上最起码的一个道理,那就是观察得有一定的目的性,无目的的“观察”,其结果是观而不察。对于中学生来说,最基本的目的性就是观察对象的特点,也就是不同于同类事物的那一点,而不是对象的全部情况。人的注意力只有集中在一个或一个系列的特殊之点上,而不是在泛泛的面上,才能充分有效。不仅对于记叙文来说,对于说明文和议论文也同样如此。对于任何一种现象、任何一个问题都要抓住它的特点。我女儿念初三时,老师发给她一篇小文章,说的是一个中学班级组织了乐队演奏了世界名曲的故事。老师要她写一篇议论文,首先她要确立一个论点。起初她觉得,论点是克服困难要有信心,这自然投有错,但也不太对。因为这里的困难有个特点,她没有抓住,首先就是难度很大,不是一般的,而是世界名曲,就连专业乐团都要认真对待;其次,克服这个网难的人,都是一些孩子;再次,这些孩子又是业余的,在时间和精力上与正课学习有矛盾。论点的特殊性,应该是利用课余时间的一群孩子居然能攀上世界名曲的高峰,由此生发下去可以说明一系列不一般的道理。

    1940年12月至1941年2月,季羡林在论文答辩和印度学、斯拉夫语言、英文考试中得到4个"优",获得博士学位。因战事方殷,归国无路,只得留滞哥城。10月,在哥廷根大学汉学研究所担任教员,同时继续研究佛教混合梵语,在《哥廷根科学院院刊》发表多篇重要论文。"这是我毕生学术生活的黄金时期,从那以后再没有过了。"博士后"的岁月,正是法西斯崩溃前夜,德国本土物质匮乏,外国人季羡林也难免"在饥饿地狱中"挣扎,和德国老百姓一样经受着战祸之苦。而作为海外游子,故园情深,尤觉"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祖国之思和亲情之思日夕 索绕,"我怅望灰天,在泪光里,幻出母亲的面影"。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7日说,我确实对教师很有感情。我认为学校要办好,还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学校必须以教育为中心,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合格人才。

    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是由合格的高中毕业生和具有同等学力的考生参加的选拔性考试。高等学校根据考生的成绩,按已确定的招生计划,德、智、体全面衡量,择优录取。因此,高考应有较高的信度、效度、必要的区分度,适当的难度。

    没有结论,到现在为止没有结论。

    编后——

    ①高级中等教育阶段参加重大国际体育比赛或全国性体育比赛取得前六名、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含)以上称号且在报考当年经省专项测试认定合格的考生增加20分;

Copyright ? 2009 重庆市忠县中学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